匿名
2019-11-07 21:45
反社會人格(文長慎入
反社會人格跟你在各種環境中例如工作上的同事、學校裡、或是在各種團體生活裡,遇到比較內向或無法融入人群的那些人背後到底藏著哪些故事.你們根本就不了解,不要總是自以為的私下評論他們就指示單純內向或孤僻而已吧 就以我自己舉例來說 我不管到哪裡都很孤僻,因為不管是對自己的長相.還是聲音.氣質都很沒自信 我是男生,但因為小時候家裡發生太多事了,有恐懼.有悲傷.有害怕. 有人一定會說.就小屁孩不懂事被修理而已吧,但在我有記憶以來從來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錯了什麼 只知道每天都要被皮帶鞭打.被吊衣架抽 被拽著頭髮拖到浴室去用蓮蓬頭狂沖直到被嗆暈快無法呼吸才停止.被抱著懸吊在說高不高說低也不是太低的二樓陽台 我的記憶裡只有這些 你說怎麼有可能有父母會對小孩做這種事 我當時也曾這樣想過 但是自己遇到了也不能擺脫什麼 只能認命自己有這種父母 後來變成單方面的家暴 父打母 母打孩的畫面 但因為當時也無法自己下判斷 我們四個小孩被灌輸要恨自己爸爸的觀念 不久之後媽媽靠著一直以來偷偷存的積蓄帶著四個小孩搬出來 我們都以為事情終於告一個段落了 沒想到被毆打的頻率反而變高了 一直被毆打到國中2年級的那年 我開始慢慢發現.我的聲帶沒有發育 (後來醫院檢查是喉嚨的發聲位異常 因為在幼時過度的尖叫 哭喊導致) 喜歡的東西也跟正常的男生差很多 國三那年我甚至只有交到一個朋友 同時也發現我就是建教課裡老師說的陰柔氣質偏女性化的男生 就從那一刻開始 死人妖 娘砲 娘娘腔 各種難聽的綽號都出現了.當然家裡也發現我偏女性化這件事 但家裡也不支持自己的特質 我記得我媽跟我說過一句話:「你每天這樣把自己搞的不男不女的出去不要說你是我的小孩」 日子還是得過 但每天在學校面對難聽的綽號 回家也得不到歸屬感.雙重壓力之下 心理感覺像被上了一道鎖.這不是形容 是真真切切的一道鎖 以前聽到難聽的話會哭 會難過 上鎖之後 我不難過了 反而去想著該怎麼傷害那些人 而第一個人是我媽媽 就在某天晚上她又控制不住脾氣沒有原因的想毆打我的時候 我還手了,很用力的推了她一下 結果被打的更慘 啊!我突然意識到,如果不能透過傷害那些傷害我的人來停止傷害 那就傷害我自己吧.先是拿麻繩鎖住自己脖子嘗試勒死自己.但後來放棄了因為脖子很痛,再來又想過安安靜靜地向睡著一樣 在雙手的手腕上各綁了三四條橡皮筋. 結果沒死只有手掌麻掉然後腫超大 一切最終都不了了之 我因為貪生怕死不敢自殺.只能繼續選擇活在沒有歸屬感的家裡把心鎖越上越緊 直到最後感覺沒有東西能解開它了 面對毆打我開始不哭也不反抗 就算肉體上很痛,我還是能一動也不動的任憑處置 面對辱罵的時候我會跟自己對話一邊露出可怕的冷笑.(很中二但是.是我姐形容的.他說當時我像中邪一樣 這種越來越社會邊緣化的生活一直到高一開始半工半讀的生活才獲得改善 但卻衍生三個人格出來 上班活潑過動 回家進入中邪模式 晚上上課因為被排擠選擇邊緣的邊緣模式 直到17歲那年高中讀不好被留級了(2015-2019就我所知高中職的進修部都還是有學分沒過不給重補修的,會直接採留級制) 果斷休學專心工作 但因爲家裡單親,大姐跟二姐都利用自己打工存的錢都逃出去之後留下我跟三姊 她因為不想再讓這種事發生選擇完全的掌控我們 每個月領的薪水全部上交(當時我在加油站工作薪水是匯進郵局的) 所以當時我活在一個每個月不知道自己領了多少花了多少的生活下 只能領吃飯錢 不能有娛樂也不能有任何想買的東西。 到18歲那年某天中午我結束兼差回到家 待在房間想休息一下結果她闖進房間拿著菜刀架著我的脖子.他說:「你賺的根本都不夠我花,從今天開始你想住在我家裡就服我房租6千元 我工作以來任何東西都沒買過,因為騎腳踏車連油錢都不用.真的只有每月拿快五千的錢吃飯而已剩下的通通都給你了 難道我一個月工作所賺的還不到5千塊嗎」 我哭著大喊.接著被當成頂嘴痛毆一頓之後趕出家門(事後她跟三姊.社區管理員伯伯所形容的是 我有神經病 她才沒有拿刀架著我,都是我亂掰的) 我躲在附近的公園拿起手機到處找wifi 偷偷聯絡聊了幾個月的網友問他能不能帶我逃走, 他幫我了 因為熟知作息.我趁著家裡沒人跑回家簡單收拾行李之後就逃走了(我沒有任何屬於自己的東西.連衣服都是撿姊姊朋友不穿的來穿)所以行李不是太多 不用2小時就收完了 搬出來之後她跟魔鬼一樣不停的騷擾我 先是去警局報失蹤 我測巡完之後 他又跑去提告幫我的網友是誘拐未成年(還好當時以18 各種透過公家機關對我的騷擾沒有停過 但日子久了可能她也累了吧 糾纏結束了 而我現在雖然過著只要沒工作就可能會餓死的生活 但說真的,我很快樂 心鎖 也一天一天慢慢解開了 一定有人會說 你也是蠻有種的 隨隨便便就跟網友跑了 都不怕被怎樣嗎 怕什麼? 當你活在地獄裡整整18年 而有一天你醒悟了.有一扇未知的門打開了 管他走過去是什麼 好一點是天堂 差一點頂多就是另一個地獄 那為什麼不給自己一個機會去試試看這50%能夠脫離地獄的機會? 被排擠 被孤立 甚至說反社會化的那些人 我一直相信他們也不想這樣 會變成這副德性 真的只有積年累月的心魔跟心鎖才能造成的 不要急著否定他們,可能你花一點時間 聽他們一點 一點的說自己的故事 眼淚流一流.壓力放一放 他們的心鎖總會慢慢解開的 我雖然很幸運的走出來了 但現在的我 只想讓那些跟我以前一樣狀況被貼上標籤的他們不要再被誤會了 (雖然我還是只有兩三個朋友也很內向啦 但想想當初一頭衝出地獄的畫面總是會默默的偷笑 少一點誤解 說不定可以救回一個人 反之當你多貼一張標籤 也可能殺死一個人 共勉之 謝謝你看完純粹有感而發而已 文筆不好多見解
235 人已讀/ 7 人喜歡/ 11 則回應
全部回文
我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