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朕騎G
2019-02-02 20:40
小小的診間什麼都大大硬硬的
真的很猶豫要不要下筆,幾經確認,我這個故事沒有酒駕、沒有不倫、沒有勾引有婦之父之虞,應該不會遭受批評,所以還是決定分享。 一月中被派到一個比較鄉下的分公司支援到過年,我自己低估天氣的變化,第三天就感冒了,看了兩次西醫還是咳不停,尤其夜咳已經嚴重影響我的睡眠,某星期一我就請假待在公司宿舍。 「經理,我幫你預約好XX中醫診所,你去刮個痧應該會改善咳嗽。」XX診所在鄉下的小市區(但還是鄉下),相較於公司,這診所反而離我宿舍近一點,只隔一條街,我心想就走路散步過去。 「經理,記得找一個叫阿惠的護士,我們都是讓她刮的。不用帶健保卡,帶50元就好。」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不用帶健保卡,在我的認知裡,不用健保看病的都很貴,但又只要我帶50元,算了我也不懂。 我也沒寫初診單沒有掛號,阿惠是一個媽媽,直接帶我到後面拉上窗簾把一張類似按摩床的圍起來,要我坐在床緣,然後我解開外套往下拉,露出我的肩膀,就開始刮痧,過程是不痛但我一直咳嗽。 「經理,我覺得你要不要掛號讓我們醫師看一下,你咳得比小芳形容的還嚴重,我覺得只有刮痧可能效果有限。」小芳就是幫我打電話預約的同事。 「剛好我們劉醫師有客人預約取消,有個小空檔,我請他幫你先看,偷偷插隊,噓。」 我心想反正我也沒差,死馬當活馬醫。大約過五分鐘,阿惠就領我進去其中一個小診間。 哇靠!我突然心跳加速,這醫師也太帥了吧,我竟然有點怯場,想說為什麼自己要蓬頭垢面、鬍子也沒刮就出門了,機會留給準備好的人,我竟然毫無準備,當下怨念破表。 他很溫柔,把脈的時候他突然問:你是跑步過來的嗎,心跳有點快。 「劉醫師你不懂,那是小鹿在亂跑。」幹,我多想這樣撩他,但我沒有。 「肩頸是不是有點緊,你放輕鬆。」 他突然站起來在我身後,緊貼著我,左手繞過我的喉結按壓我的右肩、右手旋轉我的頭說:放輕鬆。突然一用力我就聽到喀喀喀的聲音,然後左右手身份交換再來一次,喀喀喀其實很大聲,但已經被我自己的心跳聲掩蓋過去⋯⋯ 他看到阿惠剛剛幫我刮的痧說:刮這樣其實還不夠,你知道這邊會影響我們身體的各個器官。 說話同時手就在我麼背部游移,解釋哪個位置影響肝、哪個位置影響腎。但其實我只想讓你知道不管你摸哪個位置,都不會影響我想你。 幹,真的有點花癡。 「你明天晚上有空嗎?」 「啊?」我真的不懂他的意思。 「你這個要刮整個背才比較有效,你說你又失眠、又有痰,我剛剛按了一下有些氣結沒開,要花一點時間幫你刮。」 「喔,那⋯⋯那我等一下跟阿惠約時間,請他幫我刮嗎?」 「嗯,我剛剛看了一下我明天的診,晚上七點到九點都預約滿了,不然你六點來,我提早來幫你刮。」 「這⋯⋯這不是你的休息時間怎麼好意思。」 就這樣,我們有了下一次的約定。 隔天一下班我衝回宿舍,趕緊沖了澡,換了繽紛的內褲套上棉褲,噴了戰無不克的香水,這揉合過的味道我想可以喚醒所有男性的費洛蒙,機會是留給準備好的人,我出門了。 「哇,你跟昨天完全不一樣誒,今天整個神采奕奕。」 廢話,不知道我是娃娃嗎,為了和你相遇,我連見面時的呼吸都反覆練習。 但為了擔心他說我精神太好不用刮痧,我趕緊咳了幾聲表示自己很虛,不是心虛,是虛弱的虛。 我到的時候他正在吃水餃,感覺他好像真的是特地為了我提早趕過來,我有點內疚,跟他說聲不好意思,他說不會,還說我能康復最重要。天知道我願意為了他再病三天,裝病也行。 他帶我到最後一張床,拉上窗簾把我跟他緊緊圈住,好啦,緊緊是我自己幻想的,但這時候這空間真的就只有我跟他。 「你看衣服要從下面拉到肩膀還是上衣整個脫掉⋯⋯」幹,怎麼辦,還沒刮我就硬了!這時候日本G片男男按摩畫面不自主的湧上來,我完蛋了。 一開始他先徒手幫我抹上刮痧液(但我覺得好像潤滑液,我真的好A,完全失去理智,TT1069的畫面一直在我腦海上演,還幻想他等一下會不會脫掉醫師袍整個爬上我的背⋯⋯)我只能掐自己的虎口,讓自己冷靜。 過程中有時候刮到一半可能太乾,他會再次徒手用掌心搓揉我的背,我一直意淫,我好討厭自己這樣,但很愛他這樣。刮痧中沒什麼,就是我的下體比肩頸硬這樣而已。 結束的時候我根本不敢起身,我穿棉褲誒,站起來就糗大了⋯⋯ 什麼都沒發生,最後他就教我怎麼做簡單的伸展和拉筋,所以有短時間的跟他再次肉體接觸(他又再次從後面來⋯⋯貼我的背這樣)。 「今天你應該就會好睡一點,幾個氣結都有推開了。」 「好的謝謝你,耽誤你的休息時間真不好意思。」 「你健保卡給我,我開三天止咳的藥給你,快過年了,不要拖過年,按時吃會趕快好。」 他接過我的健保卡看到我的年紀,很驚訝地看著我,你4X歲了?太誇張了,我以為30出頭。 「哈哈,劉醫師這樣就有點over了喔。」 「他們跟我說你是XX公司的經理,我想說怎麼這麼年輕就在大公司當經理,真是年輕有為。」 「所以現在知道我的年紀不是年輕有為,算是風中殘燭了嗎?」 「哈哈哈,你怎麼這麼幽默啦。」 「我遇到喜歡的才會這樣⋯⋯我意思是聊得來的才會這樣。」我故意的,想試試水溫。 「總之不是風中殘燭啦,我一時間也想不出來怎麼形容。」他竟然躲開我的球。 「哈哈,那下次想到你再告訴我。」 「沒問題!喔對了你香水味道很不錯。」呵呵,中了一個。我們簡單討論了一下香水。阿惠就過來提醒七點他上診的時間快到了,我們終止對話。 我領完藥,有點依依不捨,想說趁著他還沒有開始看病人,我敲了診間的門,還是想當面再次跟他說謝謝。推開門看到他,我好感動都濕了,他竟然在吃剛剛沒吃完,已經冷掉的水餃,狼吞虎嚥⋯他看到我嚇一跳還差點噎到。 我走在回家的路上,心裡想著這個年代哪還有這麼好的醫生,願意犧牲自己的休息用餐時間,幫一個素昧平生的病人,還那麼帥,是只有對我這樣還是他對每個人都這樣⋯⋯ 算了不想了,我寧願把最美好的留在記憶裡,只是等我年後出差結束,我就再也不能遇到他了。走在街上想著想著,我竟然不自主地又硬了⋯⋯
3502 人已讀/ 265 人喜歡/ 68 則回應
全部回文
我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