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
2019-01-13 19:53
替代役日記#1
因為服役的關係我認識了你,專訓的時候我們完全不認識,直到單位分發那天,知道你和我分到同一個單位後,我才走過去和你打了第一次的招呼。 一起搭車前往單位的路上其實我們都沈默,可能因為將要面對未知,也可能因為對彼此充滿不知。到了單位後因為是同梯的關係我們理所當然的分在同一間寢室,又因為單位位置偏僻,於是班表我們都盡量一起出入,省錢省力省麻煩,反正我們最菜,假也是排學長們不要的在休,連想都不用想最輕鬆。 於是我的替代役人生就在他的周全安排下開始了,他貼心的分工了我們該各自準備的食材、器材及日用品,兩個人的生活其實很平淡,抱著來還債的心也不會想要刮起甚麼風浪,只是有時候會在他忘記拿浴巾的時候開玩笑說幫男友拿浴巾是應該的,偶爾也會問他什麼時候要娶我,他都笑笑的說這樣會不會太快。 要知道現在替代役幾乎都是83年次以前的,拖到我們這個年紀才服役幾乎都是唸書唸書唸唸書,同梯有律師醫師老師會計師,而我在這梯裡面算是偏年輕的了,之所以會晚服役是因為先前有工作因素所以不在台灣,偏題了,絕大多數的同梯都因為認真唸書而沒有太多的社會經驗有些甚至完全沒有,有天我們就聊到關於退伍後的人生志向和生涯規劃,意外的發現了他的徬徨和無助,也因為有了這些對話,讓我對他的熟悉進入了另一個檔次,我喜歡有想法而且聰明的人。 先說我們是唯一需要考到救護人員執照的役種,所以別說所有替代役都是輕鬆的,哪天你出事說不定是我們救的,別在這邊戰兵或役,看著煩。 某天因為迎新送舊的關係,大家都喝了一些酒,他倒是很堅持的只喝了一罐啤酒,所以我堅信他很清醒。轉眼間來到一點半,明天要六點半值班的我就先行告辭了這酒鬼聚會,他則是早我一步回寢室休憩了,進房後發現他還醒著,細節其實我已經忘了差不多了,依稀記得他說他喜歡我,然後我親了他,並將其初吻收藏,記憶中我似乎親了三下。 隔天我們就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的生活著,他依舊貼心、依舊叫我起床、依舊幫我cover我的消失、依舊carry我的孱弱。在他細心安排下我的無腦被掩飾到幾乎無法察覺,只能說幸好遇見他,有他在的日子我都感到無比安心,漸漸地,我越來越依賴他,漸漸地,我不那麼討厭這個役期。 就在剛剛,他趁值班室都沒人時,說有話想和我說,但是想等時機到了才說,我心中縱然無數白眼但是也理解他的木訥,就讓我們一起期待他會說什麼吧,說不定只是想和我討論過年的假期怎麼放吧。 讓我知道有沒有人想看後續,沒有的話就全劇終。
1605 人已讀/ 159 人喜歡/ 38 則回應
全部回文
我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