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奶弟
2018-12-19 02:15
異男忘,我們開始於國王遊戲
那年是大二的寒假,還是異男的我在打工的地方也打滾了半年多。 那天上司跟我說明天會有一個退伍的想回鍋要我協助他再次上手。以我這個愛開玩笑又瘋瘋癲癲的個性,自以為可以輕鬆與他相處。但實際上卻是大碰釘子………… 他報到的第一天就是一副臭臉!! 單眼皮配上因海陸曬出來的黝黑皮膚再加上微微的虎牙,除非你丟問題給他,不然他根本不會主動跟你搭上話的一個人。對於我這個活潑小男孩來說根本就是全面碰壁……,他就像一條蛇一般的神秘、冷靜、面無表情。 我們就暫時用小蛇來在這個故事裡稱呼他吧! 在職場上小蛇是我的前輩,但以熟悉度我比他更了解工作環境。每次在帶他的時候他總是愛聽不聽的,又很愛用一些"以前"的做法,真是氣死我了! 但慢慢的跟他相處下來覺得他酷酷的也是蠻有個性的。 後來只要有機會班間休息我就會故意跟他一起休,故意鬧他,知道他不太理人,我還是會一直跟他說話,就算他噴一句:你可不可以閉嘴!我還是會覺得很有趣!!!哈哈哈我就是這樣的野洨屁孩。 記得有一次小蛇下班坐在機車上抽著煙,我又上前跟他攀談 蛇:今天心情不好,有一個最重要的朋友爽約,害我不知道要幹嘛? 我:為何你會說"最重要的"朋友,這說法好奇怪喔? 蛇:因為在我的想法裡只有陌生人 朋友 跟最重要的朋友 我:那我也要當你最重要的朋友 蛇:不要,你好吵! 我:………… 蛇:你等等不是要去練春酒跳舞嗎? 我:那我練完看再回來陪你。 從那次之後我就想嘗試做看看最重要的朋友這個角色 對於那時的我還沒進圈子,正確的來說是還在摸索自己 這個已經經濟獨立的小大人,我是充滿著好奇、興趣甚至更多的想法。但我不知道那算什麼? 春酒跳舞比賽我們拿到第二名,店長說贏來的5000我們自己去慶祝,因此我們就在好樂迪開了間包廂叫了好多酒來喝,也開始玩那萬惡的國王遊戲 一些人在唱歌,我們10個人在那國王遊戲其實也沒什麼,但其中就是有個幾個人是有被傳出曖昧或是有好感缺不敢有動作的。因此玩這遊戲是一個比一個鹹濕。舔眉毛、戳胸部 、聞腋下,塞冰塊……。 這時國王出題說等等叫到號碼的要親嘴,我還補一句說用嘴巴對嘴巴傳這杯純的伏特加啦!!!大家瘋狂的瞎起哄。這時候小蛇不料也坐下來說想參加(也真難得他主動)。 沒想到竟然抽到我跟小蛇!!!! 我:算了算了不要玩那麼大啦!小蛇才剛第一場而已 國王:不管你自己加碼的 我:我是沒差呀!但小蛇可能不敢玩那麼大吧! 這是小蛇就站起來對我說:你相信我嗎? 我:相信什麼啦~我@$%#&※ 我話都還沒說完只見他喝一大口純伏特加 一手摟起我的腰一手扶住我的後腦杓 就這樣………… 辣辣的酒味、淡淡的菸草、軟滑的舌尖 我已經不知道是酒太烈還是玩太瘋 我只記得這是我的最後一場遊戲 後面只聽到大家喧鬧著 (害羞嘍~) (臉好紅喔~) (抱去沙發啦) (※@#※@#%) (怎麼暈倒了) (小蛇你要負責啦) (%#@※$&) (怪我嘍~) 不知過了多久,我有聞到我房間海洋8號的線香味 應該是在宿舍了,但我怎麼回來的…… 慢慢張開眼睛。 「你醒啦!」
2285 人已讀/ 237 人喜歡/ 22 則回應
全部回文
我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