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
2018-12-16 21:48
犯賤是我
身邊有獅子座朋友的都知道,其實獅子座的我們很常給大家正面樂觀的一面,我們也常常是很多人的心靈導師,給很多朋友正面的能量。但是這次讓我懦弱一次😭讓我偶爾出現討討拍。 事情是這樣的,前些陣子我又創了一個群組,一個專門給大家交朋友的群組(真的很單純的那種)。因為我是群長,不免要認識群組裡面的每個人。其中一個就是今天的主角-髒男A。一開始不知道他的過去,他也只是很單純的跟我們聊天,聊的過程的知道他跟我一樣都是職業軍人,又都是憲兵,固然有很多相似的點可以聊,然後就聊了一段時間。有天,他約我出來看電影,我答應他了,殊不知,我錯了,再他溫柔的攻勢下,我很不爭氣的跟他發生了關係。 結束之後,我們彼此都很滿意,彼此似乎也對彼此有好感。隔天開始,他的訊息就越來越慢回,一開始體諒他是軍人的關係不常用手機,可是後來從一個小時到五個小時再到二十個小時,最後到兩天才回我訊息,我的那封早安的訊息似乎可以沿用好幾天,她才會出現回一個"早"。我相信故事到現在,會有甲友們會叫我不要跟她往來 ,跟他聯絡了。我想告訴各位,有,我有不跟他聯絡,我選擇自己退出,不打擾對方,就這樣我們沒私下聊天了。 好死不死,我辦了我群組的群聚,結果幾乎原本都說要來,結果臨時不是給我改時間不然就是有一些奇奇怪怪的理由說不來(當然我也沒差,要來就來不來就算)結果,他密我了。然後一下就是我犯賤的開始。 我答應跟他出來吃飯,逛逛西門町,一開始確實很正常跟一般朋友沒兩樣,逛完之後我們去紅樓小酌幾杯,等到時間比較晚後,他提出要去夜店的提議,而我也答應了。 我刺探但是嘲諷的問他: 你要去找下一個砲友齁!!!好啦,我帶你去找。 他說:沒有,我只是想去喝酒而已。 故事進行到這裡,我額外補充幾個重點。跟他在紅樓小酌的時候我也刺探性的問他幾個問題,有一點包刮,約炮的事,我問他跟我做完之後到今天跟我見面,你找幾個了。 他毫不猶豫的回答:一個。 一個..........(聽完突然心酸酸的) 後又得知,他目前不想交男友只想找砲友。 (可笑吧我還抱有一點希望的問他) 故事繼續 到了夜店,確實一開始他也沒有到處玩,反而還會顧我,怕我被別人拉走。不過,後來卻換他自己去跟別人玩。我就這樣眼睜睜看他跟別人脫衣服,被帶入暗房,他自己也主動去摸別人的屌。 後來我真的不想待了,我跟他說我要離開了,他也只是給我置物櫃的鑰匙(意思是你要走就走吧)。他過來抱我,我冷冷的回他一句,不要拿你握別人爛屌的手碰我,他爬起來說:好吧。 後來我在那邊認識的兩個姐妹知道這件事之後,也一直安慰我,希望我不要想太多,所以我就又在他們的鼓吹下,又回到夜店裡面。到了店家要關門的時候,我看他就跟著那群人要去對方家過夜,突然他又看到我,他驚訝的問,你沒走?那你幹嘛不過去找我?我回他:有我的位子嗎?就算有我也不屑碰你那骯髒的身體,少碰我。他回:我很想你。 我說:這種八點檔出現的爛梗少拿出來對我說。 最後要離開的時候他始終跟他們那群剛認識的人回去了。這中間他嘗試要問我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等等看似很怕我生氣的那些話,而我始終是那句:你玩的開心就好,人家再等你,快滾。 他走了之後,我默默叫了Uber回到我機車放的地方,騎車回去。 一路上眼淚兩行毫不猶豫的狂流,耳機好死不死還播A-lin的最佳男主角(真的很剛好😂),就這樣自以為很可憐的邊流淚邊到目的地了。 洗完澡,躺在床上,我錄了將近10分鐘的語音跟他道歉。我想了又想,其實,我們兩個本來就沒有關係,我又幹嘛對他生氣?我沒資格,也沒立場。 我想表示,其實圈內這種情形其實很常見,我也知道我這樣很無理取鬧,甚至在夜店這些行為都是正常不過的,但,第一次親身經歷,就這樣活生生的在眼前上演,難免都會很痛。 大家千萬不要像我一樣這麼犯賤,越知道不行越要去挑戰,痛的永遠只是自己,而他卻活得很爽。 活得比之前更好,就是對前段感情對曾經傷害過你的人最好的報復。 --------167憲兵--------
1003 人已讀/ 129 人喜歡/ 32 則回應
全部回文
我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