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狼忠犬攻
2018-09-06 20:16
#圖 狼)關於「我」:出櫃
承諾。 真的重要嗎? 分了手後 當時的承諾還需要去實現嗎? - 晚上10點。 成蘆橋上。 狂風呼嘯而過 毫無疑問的 「需要。」 不自覺的脫口而出 全罩式安全帽裡顯得大聲了些 好像是要再次確認自己的心意已決 - 一年前。 「我決定在我生日的時候跟我爸媽說我們的事情。」 那一天,我看著他的眼睛,給了他這一句承諾。 我想的,是我要為了自己負責,為了給他一個名份,為了不再躲躲藏藏,所做出的決定。 當時的他心裡也許是感動的吧 我不知道。 他傲嬌的個性一直把自己的感覺藏得很深 極少對人開口 當時距離我的生日 還有快一個月的時間。 - 竹圍。 我在熟悉的路上奔馳 也許是稍微晚一點了 車輛少了很多 餘光瞄見一間小籠包店 還記得當時我才說下次要來吃這家 結果到分手了還是沒有來吃 「就是今天。」 我一直對著自己說 心臟其實一直在加快的跳 - 當時的我回到家裡 「欸姊,我有事情要問妳。」 我姊是一位心理諮商師。 「幹嘛?」 「我想跟爸媽說我跟我男友的事情。」 我坦然的跟我姊說明 「為什麼突然想要講?」 「因為我想要給他一個名份、我也不想躲躲藏藏的了。」 「可是我認為現在說還不是時候。」 我姊說明了爸媽有一點點的憂鬱症傾向 而且以前非常討厭同志 目前的狀況說了怕會導致不穩定 「那我什麼時候可以說?」我無奈,心裡想的還是當時我給了他的承諾。 「再過一陣子吧,目前沒那麼快,我已經盡量在想辦法催眠他們了。」我姊在我跟我爸媽中間當了非常久的溝通橋樑。 「嗯...」 - 淡水。 晚上10點半。 我停在老街路上 店家幾乎都沒開 在一片黑暗中 我知道自己該去哪裡。 - 無法理解。 「可是你當時說要跟你爸媽說的欸!」 他有點激動。 「抱歉,當時我不知道我爸媽現在的狀況可能還不適合說,但等到能說的時候我一定會說的。」 面對他的情緒波動 我只能盡量的安撫。 在大約半年後 我們分手了 直到我們分手 我還是沒說出口。 - 一步步踏上階梯 綠蓋。 我跟他第一次約會的地方。 挑了兩年前我們坐的位置 望著對面空位 我拿起手機 說服了自己 必須得做 - 我爸媽人剛好在國外 網路可以通的情況下 用打字的方式跟他們說明 還記得當初我跪在地上 我爸手裡拿著酒瓶往我頭上敲 並質問我是不是在跟我前任搞同性戀 想到這我的手停了一下 但還是決定繼續打下去 - 有人會問 這樣值得嗎? 你們分手後 為了他出櫃的意義也不存在了啊 他更不會因此感到開心或感動 但我只是討厭那個說出口的承諾無法做到的自己 想要給當時的我們一個交代 - 打完所有字 在我們的家庭群組裡 發送鍵遲遲按不下去 我反覆的反覆的閱讀 「之後會不一樣吧。」 按下送出的當下 我的內心是沸騰的 黑色是我姊 結果他們回我是隔天了 於是我就這樣出櫃了 那一天 正是他的生日 生日快樂。 -偽狼忠犬攻
1700 人已讀/ 170 人喜歡/ 51 則回應
全部回文
我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