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故事的健身汪🐶
2018-07-24 04:38
出櫃行不行#3(完結篇)
我在打這一篇的時候,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明明是真真確確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如今回想起來也都清清楚楚。 可是就是有一種,我在看別人發生這些事的感覺。 很像你在電影院看電影那樣,只是螢幕上的演員長得跟你自己一模一樣。 回到故事吧。 在跟媽媽坦承一切後,接下來的幾週,真的是只能用「煎熬」來形容。 我在第一篇有提到,我男友在外面有跟人分租,所以自從那跟媽媽攤牌的一夜之後,我幾乎都住在我男友家中。 那一陣子心裡非常抗拒回家,因為根本不知道要怎麼再面對媽媽,而且我想媽媽應該也很害怕面對我。 接連幾個禮拜我跟媽媽都沒有見面,可是還是會斷斷續續的在what’s app上傳訊息。 訊息內容不外乎繞著我能不能答應媽媽去交個女朋友、或者是,我現在要怎樣都沒關係,只要我發誓未來一定會結婚就好……等等等之類的話題。 你們說,看到這些訊息,我到底要怎麼回啊???我只能回一些言不及義的「快去吃飯」、「不要擔心我的事」、「身體要顧喔」這種摸不著邊際的話來搪塞。 很俗辣地逃避著跟媽媽講電話、或是刻意避開媽媽在家的時間才偷跑回家去拿些東西。 剩下時間全部住在男友家。(還好有他讓我靠~~~~~) 維持這樣消極的做法一陣子之後,某天我人在外面忙時,手機響了,螢幕顯示著一個字:「媽」。 我拿著手機,猶豫著是不是乾脆不要接起來好了,因為當時也真的在忙工作。但我又知道媽媽一定心裡很難過很難過很不好受,而且重點是她沒有人可以聊這件事,能聊這件事的只有我。 她只能跟那個讓她傷心的人聊這件事。 我想了想,決定還是接起電話。 我:「喂~」 一片沈默 我:「喂?媽?」 還是一片沈默。 正當我還在想著是不是媽媽不小心按到電話了的時候,手機的那頭突然傳來了一陣輕微的啜泣聲,然後又再度陷入沈默。 感覺上就是有人一直忍著不哭出來,然後在最後才隨著憋不住的喘氣發出的那種啜泣。 聽到這個聲音,我的心裡好痛。 我:「媽……你在幹嘛?妳在哭喔?……」 媽:「……沒有」媽媽用很小的聲音回答著。 我:「明明就有,幹嘛說沒有?」 媽:「媽媽不知道為什麼要打給你,媽媽知道你在工作在忙……媽媽沒事,你快去忙……」 媽媽講到後來已完全是鼻腔的聲音了,根本就是一個大哭的狀態,這哪裡是沒事? 我拿著手機走到離工作的大家遠遠的一個角落,什麼話也說不出口,只能靜靜的陪著媽媽哭。 從這通電話之後,媽媽再也沒有跟我提過這件事情了。反而是我爸找我聊了這件事。 有一次趁媽媽不在回家拿東西時,爸爸把我叫過去。 (因為爸都是講台語的,所以我就用台語拼音法來寫我爸的對話。) 爸:「哩吼,賣吼哩母啊傷心啦」(你喔,不要讓你媽媽傷心啦) 我:「啊?你在講什麼」我還在裝傻,我以為媽媽沒有跟爸爸說。 爸:「哇攏災啊啦,哩母啊哭尬阿餒,我問伊到底係蝦咪歹誌,依家嘎哇共。」(我全部都知道了啦,你媽哭成那樣,我問她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她才跟我說) 我沒料到爸爸真的知道了,先無言了一下,然後我爸繼續接著說 「賣吼哩母啊傷心啦,緊企交幾勒女朋友啦」(不要讓你媽傷心,快去交一個女朋友啦) 但這是我突然發現,我爸的重點是放在要我「不要讓我媽傷心」,他自己沒有對這件事情表達不滿或是不接受。 我媽的教育程度比爸爸高出很多,平常開明的都是我媽,沒想到這件事情上面,我爸竟然比我媽能夠接受。 雖然我覺得我爸可能是智商比較鈍......所以還沒有意識到整件事情的嚴重性。 所以,現在可以確定的是,父母雙方都知道了這件事。 也就代表我「正.式.出.櫃.了」(當然姊姊還不知道,我想爸媽並沒有跟她說,而我自己也沒有想要跟她說,因為她真的是怪胎一個) 可是對當時的我來說,這件事不在我的計畫當中,因此並沒有感受到所謂自由的空氣、開闊的人生。 反而是一種深深的歉疚感。 然後,過了一兩個月後。 所有人很有默契的,再也不提這件事,彷彿從來沒有發生過這件事情一樣。 我媽又恢復成那個會半夜來跟我聊天,跟我抱怨爸爸跟姊姊今天又做了什麼事情讓她覺得傻眼或難過。 我也一樣會跟媽媽分享我生活的事情、工作的心情。然後我開始比較常回家,全家人會一起聚在一起吃飯看電視。 但是我媽再也不用what’s app傳訊息給我了,她改成用line。 我那個時候沒有特別問過媽媽為什麼改成傳line,但是打這篇文章時,我為了找出對話紀錄,而重新點開了我跟媽媽的what’s app。 我立刻就懂了為什麼媽媽再也不用what’s app跟我聯絡,因為上面滿滿的都是讓她心碎的文字。 其實刻意的不提起,反而讓我覺得有點奇怪跟不自在,因為很明顯地沒有人想再次揭開這個話題。 有時候吃飯時,電視新聞剛好報導到同志議題的新聞,我們三人幾乎會同時下意識的找事情做。 我:「阿~我去再裝一碗飯」 媽:「我湯放在瓦斯爐上忘記端出來了我去端」 爸:「今天菜好像比較鹹喔」 或是硬要開一個話題 我:「噢!家裡是不是可以多買一台豆漿機啊我好喜歡喝豆漿喔」(豆漿機一台就可以做很多豆漿了吧) 媽:「阿那個鄰居陳媽媽又開始服裝表演了,每次出來倒垃圾或接小孩都要換一套衣服耶真的好誇張喔」(媽……其實你衣服也很多……) 爸:「今天菜好像比較鹹喔」(爸你沒有其他話題了嗎???) 反正就是突然忙起來的裝作沒有看到這則新聞,等報導完後再各自回位子上繼續吃飯。 我們就用這種有點虛假、有點刻意、但看似沒什麼問題的方式繼續過日子。 時間一晃就到了過年。各位版友們應該也很有經驗了。每年過年免不了一年一度的「親戚拷問大會」。 「交女朋友了沒啊?」「什麼時候要結婚啊」「這麼帥應該很多人追吧」「趕快結婚生個孫子給爸媽開心啊」 諸如此類的問題,以往我都是打哈哈應付過去。 而今年,這些問題很罕見的,竟然在我回答之前,爸媽就搶著先幫我回答了 「沒那麼快啦,我們也沒有要那麼早想當阿公阿嬤」「他現在很忙沒時間交女朋友」「年輕人還是先衝事業比較重要」 我一則驚嚇與一則驚喜。然後只要傻笑著回答:「對啊,還沒那麼快啦」,就化解了這場拷問大會。 只是最後媽媽還是回了親戚一句:「他之後一定會交個好女孩結婚的。」 聽到這句,還是感覺蠻複雜的。雖然覺得窩心,他們都幫我擋下了親戚的刀箭,讓我不會像以往的每年那樣孤立無援,一人對抗排山倒海的攻勢。 但其實我心裡默默嘆息:「媽媽果然還是沒有辦法接受這件事情。」 也有想著是不是要再找時間跟媽媽重新談談這件事呢?但每次想到要談……我就開始俗辣、開始逃避、開始退縮。我一直都沒有再主動提起過。 日子就這樣一天一天過去,直到下一次這件事被提起,卻是在一個我從來都沒有想過的狀況,而且是媽媽主動提起的。 寫到這裡,我其實有點無法再往後寫下去了,因為寫這件事實在有點難。 可是我答應過大家,要把這個故事寫出來。 並且我希望這個故事可以幫助到一些人,希望可以給一些人力量,希望讓一些人知道他們不是孤單的。 還有,讓一些人明白「珍惜」的重要。 我深吸一口氣,看看牆上的小小黑盒子一眼,然後重新敲下了鍵盤,繼續這個故事。 從那件事情之後,過了大概一年。就像我前面說的,刻意的不去提起,相安無事甚至更融洽相處的過了一年之後。 媽媽被診斷出得了肺癌的末期。 我知道你們在想什麼。連我自己寫到這裡都覺得,蛤?現在是在跟我開玩笑嗎?這也太爛的狗血劇情了。少給我拿一些韓劇、日劇、台劇、甚至八點檔都演到爛掉的梗來這邊給我套喔! 可是這偏偏是真實的、沒有任何預兆的,就這樣發生了在我的身上。 媽媽是想說怎麼感冒咳嗽,兩個禮拜了都沒好,甚至覺得胸口悶悶的,以及晚上睡覺時,側睡壓到胸口就會想咳嗽。 到了醫院發現是肺部積水,所以積水壓迫到肺部才會造成咳嗽跟不適。要抽水出來化驗才能釐清肺部積水的原因。 看肺積水化驗報告那天,是我陪著媽媽去醫院的。 醫生皺著眉頭說:「這不是普通的感冒而已,是蠻嚴重的病,要趕快處理」 聽到這句話,才真的明白什麼是「心涼了一截」。 「請問水裡有什麼東西?」媽媽問 「就是一些不好的東西」醫生含糊地回答 「是癌細胞嗎?」 「嗯……對。」 「要動手術嗎?」 「呃……肺部有積水就已經是末期了,不能開刀」 媽媽輕輕點了頭,沒有再多問下去。 從醫院回到家的路上,我的腦筋真的是一片空白。腦中只迴盪著醫生的那句話:「肺部積水已經是末期了,不能開刀」 然後覺得奇怪,這個時候我不是應該要哭嗎,電視都這樣演的。可是我就是沒有想哭的感覺,也許我現在應該要先堅強起來、要給媽媽力量才對。 我跟媽媽整路都沒有哭,也沒有說話。就這樣無聲的從醫院出來,搭上捷運,然後到站、下車、刷卡、出站、走路回家。 回到家,我跟媽媽坐在床上,依然沒有說話。 我一直在心裡跟自己說:「講講話啊!!!!平常不是話很多,不是很會講,趕快找東西出來說說話啊!!!!!」 可是我的臉好像被麻醉了一樣,就是僵在那裡,什麼也說不出來。 然後我整個心思像是被抽離一樣,我眼睛只是盯著床邊的床單皺褶,然後腦中開始想著無關緊要的事情,「床單好像很久沒換了」、「衣服是不是還沒有收」、「剛剛回來忘記順便買牛奶了」。 心思好像壞掉的鏡頭,想要聚焦,就越聚不起來。 「好像也就只能這樣了吧」媽媽突然這麼說。 我轉頭看看媽媽,媽媽也一樣盯著床單看,沒有太多表情,也沒有哭。 「然後啊,媽媽要跟你說聲抱歉」 「跟我?抱歉什麼?」我呆呆的問著 「就是……媽媽不能陪你了」 媽媽講完這句,抬起頭來看著我。我一時還沒有反應過來,她繼續往下說: 「媽媽本來想說,你是同志,這條路會很辛苦很辛苦,連要找到一個伴可能都很難,然後還要不被社會接受,到你老了可能都還是自己一個人。媽媽想到就覺得很難過,為什麼你這麼好卻要自己一個人?然後媽媽就想說啊……就下了決定……沒有關係!如果你老了還是一個人,沒有人陪你,沒有人要你,沒有關係!媽媽陪你,媽媽要你!」 我聽到這些話,整個人都傻住了,然後聽到媽媽接著說: 「媽媽是這樣想的……想要一直陪著你的……可是……媽媽現在不能陪你了,你要自己好好的,因為媽媽不能陪你了喔,媽媽不能陪你了……」 說到這裡媽媽已經說不下去,止不住眼淚從媽媽眼眶流出來。 到這時我才真正意識到整件事情,突然一股酸澀湧到鼻頭與眉間,我抱住媽媽,開始放聲大哭。 「妳是全世界最好的媽媽,最好的,沒有比你更好的媽媽,妳永遠是我的媽媽,一直都是,最好的最好的……」 我已經不知道我在說什麼了,我只能哭,一直哭,好多的情緒與複雜的心裡話,隨著眼淚一起被釋放出來。 原來媽媽已經在不知道什麼時候,跨過了那道關卡、那道高牆。 原來在我沒有陪著她、甚至逃避她的那些日子,她一直自己一個人承受這些,然後不知道什麼時候,她想辦法讓自己接受了這一切。 還反過來為我想,想要陪著我。 原來這就是媽媽,這就是母親,這就是愛。 我到現在都還會想,在她讓自己接受這件事情之前,有多少個夜晚媽媽是哭著入睡的呢?中間那些我們看似融洽刻意不提起這件事情的日子,媽媽每次見到我的時候,心裡都在想什麼呢?她在幫我向親戚們擋箭的時候,是不是那些箭都刺進她的心裡面呢? 但那個時候,我們就只能抱在一起哭,好像是我們這二十幾年來抱的最緊、最貼近彼此、也最誠實面對對方的一次。 後來的事情,我想也不用多說,電視上或電影上都有演。 不停的電腦斷層、不停的X光、不停的抽血、不停的吃藥、不停的各種治療…… 曾經在服用標靶藥物的期間,媽媽的狀況好得驚人。肺積水退了,腫瘤也縮小了,除了要定時吃藥之外,完全跟一般健康的人無異。 還可以出國到處玩、到處旅遊。 然而標靶藥物的抗藥性總是突如其來,藥物失效了、癌細胞轉移到腦部。 醫生說沒有其他辦法了,只剩轉化療一途。 「化療有用嗎」我問 「化療可能可以減緩癌細胞的生長」 「所以也可能沒有用?」 「……我沒有其他治療方式,化療是我接下來唯一能做的」醫生坦白的說 我們家拒絕了醫生的提議,因為從癌細胞轉移之後,媽媽瞬間削瘦的令人心疼,我不要她再經歷折磨人而且其實也沒有什麼幫助的化療。 幾個月後,媽媽終究不敵病魔,永遠的離開了我們。 從診斷出罹癌到媽媽離開,只有一年兩個月。 雖然媽媽說她不能陪我了,但我相信,她現在一定還陪在我身邊。 故事說完了,我前面也提過,這結局是我始料未及的。 因為重點是放在「出櫃」這件事情上面,所以媽媽生病的治療歷程所發生的事,我只蜻蜓點水的帶過。 中間有太多的眼淚、太多的難過、太多的徒勞無功。但在這個故事裡沒必要刻意去交待,因為我想,有寫出媽媽與我的那次真誠告白,就足夠了。 會選擇把這個親身經歷寫出來,是我相信所有的故事都是具有力量的。 故事乘載著別人的經歷與快樂或苦痛,裡面包含著凝煉出來的關懷,或者是面對未知世界的一點點提醒與陪伴。 沒有經歷過的人,也許可以透過別人的故事,讓自己有一點點的準備去面對未知的將來。(當然我希望大家不要遇到這些事,誠摯的希望) 經歷過或是正在經歷的人,看這些故事,也許有一點點陪伴,以及不要忘記這些事情給你的力量。 寫完故事的這個當下,我突然問了自己一個問題:如果我知道媽媽會生病,我還會選擇讓她知道我的事情嗎? 嗯~可能不會喔,我可能就會讓她什麼都不知道的離開。 可是人生就沒有辦法先知道答案才做選擇啊。 但是我現在並沒有後悔我做出的選擇,並且我會努力過得很好。 有天跟媽媽再相見時,我會笑著告訴她這些事的。 再見,媽媽。 全文完 後記: 所有看到這裡的朋友們,謝謝你們的耐心閱讀!!! 終於在第三部曲寫完這個故事了,因為之前放話第三集就是完結篇,結果第三集只好打這麼長了……sorry 可是把這些寫出來,好像又回到過去走了一遭。趁機也整理了一下自己~覺得也是件好事。 對了,我現在有名字了,「說故事的健身汪🐶」,因為我愛說故事愛健身又愛狗🐶,就決定取這個名字了。 而之前發過的文章,也都從匿名換成了這個名稱。 未來也會繼續寫出更多自己的故事(或發發自己的自拍照),想看我文章的朋友就可以關注這個名稱,這樣就不會錯過了。 有任何想說的想問的,歡迎留言給我。 先去睡了~晚安(快要早上五點了我的天)
1508 人已讀/ 194 人喜歡/ 62 則回應
全部回文
我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