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平醫官
2018-07-18 02:37
醫官日記-不是自己的不要想得到
既上個故事後,我短調屏東 因為離家裡的距離又更近,且可以待在家裡到收假的早上 再說,這次在屏東的基地感覺比較舒服, 不像在都市急速,喘不過氣 屏東也是我第一次有機會參加演習的地方 也認識了阿賜 阿賜 是我在屏東遇到的砲兵 他剛好跟我同一時間入營 他下部隊 我換單位 他172公分身材偏壯且從柔道隊畢業 記得在那次在演習的時候 因為演習,整隊的人臉色都不太好 我想要請人幫忙抬藥箱 但只有他,也大概只有他還是笑笑的 他說這跟以前在高中的生活差很多 結束演習會到部隊後 他常常會來幫我跑公文 又因為剛好都是高雄人 所以常常會一起回去 這樣的相處也有個2個月 某一次,因為感冒流行 營區的兵約有2/3的人戴口罩 也有一些為了摸魚而裝的 頭痛 鼻塞 發燒 樣樣有 那真是辛苦的日子 那幾天阿賜也染上感冒 但是他依舊是去操課 就在第三天早上 他被抬來醫護室 我才發現他發高燒 還好不是很嚴重 我問他:[你幹麻那麼逞強] 他回:[因為我看你很忙 所以我不想變成你的負擔] 講到這裡,我是有嚇到 頓時覺得眼前這個人很貼心 我對他說:[你變成這樣才叫負擔] 說完並轉身到外面,會心一笑一下 心中那時以萌發了喜歡他的感覺 聖誕節前一個禮拜,阿賜邀我參加他們村莊的聖誕晚會 他說村莊會打排球 一起禮拜 一起迎接聖誕節(聽起來就好棒) 我們前一天到他的村莊 聖誕晚會那天,真的太令人興奮 排球 禮拜 聖誕餐點 村莊慶典 樣樣都令人興奮,阿賜還推我打排球 但自由球員出生的我只會基本接發球、殺球 扣球都歪七扭八、不然就是沒力 打到最後都苦笑說:[我還是乖乖的在後排好了...] 但阿賜還是笑而不語[可以再多練習] 而且村民都很可愛,我每接到一個殺球都會尖叫 這樣的聖誕節一直持續快樂的氣氛 我住在阿賜家(阿賜的爸媽住在另一條街上)的第二天的早上 一大清早,不小心聽到了外面他跟他家人的對話 [你什麼時候回來的]阿賜媽說 [前天晚上]阿賜回 [回來也不打個電話,你帶的那個男生是誰?]他媽媽又問 [部隊的醫官啦,他想參加聖誕節]阿賜回話 [你最好跟他沒什麼關係喔...你什麼時候可以改正]他媽媽又問 [......]阿賜沒回話 [你爸說明天要看到你結婚]他媽媽回話 [媽...我...還不太想結婚]阿賜回話 [小君的父母都想談婚事了...她怎麼沒來?]他媽媽又問 [她家裡要過聖誕節啊...]阿賜回 之後的對話他們很多時候用他們的母語 所以我也記不得了,但聽到這裡 我大概心理也有數了,看來要喜歡上阿賜是不行的 我正起身走出去的時候,他媽媽剛好看到我 [醫官,您起來了啊]他媽媽打招呼 [伯母,不要叫我醫官啦]我笑著說 之後也是說說笑笑的過了一天 其實當下的心情很五味雜陳 對他的父母我多了一份緊張跟壓迫感 所以竟可能的不要對阿賜有太多動作與心思 他媽媽整天都在我旁邊說東說西 一直帶著我 而他爸爸又一直有事情找他幫忙, 所以我們都幾乎是分開的 我是真的喜歡他們的好客與照顧 但是我當下我總覺得他們是想把我跟阿賜分開一點,心理有點不太舒服 (不好意思,各位,我當下的心情真的是這樣 我知道很不對, 但人的心情真的很難去了解) 第三天我就跟阿賜說我想回家 一路上,他也說著他父母跟他的故事 阿賜有三個哥哥,全都結婚成家,只剩他 剛好他是家中最小的兒子又是他爸爸的老來子 所以他的父母對他比較嚴謹跟要求 所以阿賜的父母百般的要他趕快結婚 但他們似乎也發現阿賜的性向怪怪的 到了車站,我只跟他說謝謝就下車了 回到了家,他傳簡訊 [到家了嗎? 對不起,都沒有好好招待你,希望你下次可以在來]他傳 [哈哈,我玩的很開心啦,謝謝你!下次帶你的女朋友去啦 ~ 我想你爸媽應該會想看她喔] 我一時之下傳了這樣的訊息給他,過了沒多久他回傳 [我的女朋友? 是不是我媽跟你說了什麼不該說的...] [沒有(他媽媽真的沒有說什麼),我只是猜的啦 哈哈]我回傳 [嗯]他回這一封 回部隊後,我們也是向平常一樣 其實,阿賜的媽媽有打過三次電話給我,因為我那時離開有留電話給她 她每次打過來的主題還是一樣,就是確認我跟阿賜到底是什麼關係 [你跟阿賜不可能在搞Gay吧...]她媽媽某次赤裸裸的說 [伯母,怎麼可能呢...阿賜都有女朋友了]我笑著回話,但心理很酸也很討厭 [嗯,是啊,畢竟阿賜跟你都是男的,男有男的跟男的談戀愛,是不是]她回話 我笑而不語,其實我當下真的很氣,我想說我是喜歡阿賜沒錯,但我跟他什麼都沒發生 而且我也不想要有喜歡阿賜的感覺了,他媽媽還打過來在三確認我跟他的關係 我在最後一次的對話中 我對阿賜的媽媽說 [伯母,請您不要在打給我了, 我真的跟阿賜沒什麼 我也不會在跟他說話了 也不會接您的電話了] 那次通話後,我覺得多多少少聽他媽媽的敘述吧 我進量不找他說話,能閃就閃 連走在路上碰到他還會轉方向走 基本上我只有為了避開長官而改變路線 但阿賜是我第一個會讓我"轉彎"的兵 這樣的冷戰 辯扭 一直持續幾個禮拜 他自己也不怎麼跟我熱絡了,反而他漸漸對我排斥 後來是我自己放手,雖然不甘心 我想說反正我跟他也沒什麼,而且他父母也不喜歡同性戀 再說,現在是他不理我,那我也省事一些 但其實這樣的想法真的完全錯誤 我無法不想阿賜,無法去忘記他 當時亞太電信正夯,大家都辦了亞太 包括阿賜,所以他的電話也換了 那段時間,我聽陳班長(阿賜的好友)說 他跟他的女朋友過的很好,而且也好像給雙方父母看過了 過年放假的時候 我接到了一則無號碼的簡訊 [我過完年後要結婚了] 我那時還再想會不會是阿賜 回到部隊,因為阿賜是放下一梯的 所以跟他會不到面,金班長有打給我問說要不要參加他的喜宴 我答應了,也想說該是祝福人家的時候了更讓他父母明白我跟他真的沒什麼 他要結婚的前兩天晚上, 我跟金班長他們到了他村莊附近的旅館 阿賜也來跟我們會合,因為是告別單身 所以也沒帶女朋友 阿賜說他要結婚先不能喝酒,所以我們都沒有喝酒之類的 我也跟阿賜沒什麼對話,我自己只安靜在一旁聽著 [有點累了,我想先休息了]我自己走回我的房間,因為我不想讓他們知道我跟阿賜在搞尷尬 [也對,我們都累了 大家先睡覺吧]一夥人開始散會 [我跟你睡,這麼晚了回山上不安全]阿賜對我說,我什麼話也沒回 到了房間,我的房間離其他人的房間三層樓 [恭喜啊,要結婚了]我對他笑著說,但他版著一張臉 [謝謝]他說,我微笑對他 [我覺得我有點討厭你]他突然這麼說 [你說什麼?]我回他 [我之前其實很喜歡你的,但之後不知道怎麼了,你不怎麼理我]他說 [不是那樣的,是...]我想回他話,但他比我早一步說 [虧我這麼喜歡你,你卻這樣對我,你根本是在欺騙我的感情]他說 [不是...]我說,但他怒瞪我 [我不需要你的藉口]他衝上來抓住我的手,阿賜的力氣真的很大 [你要幹麻]我說,但他都沒回話,他試圖把我的衣服扒光,我也抵抗 [你為什麼要騙我...]在抵抗過程中,他眼淚也流了出來 [我說了,我真的沒有]我看到他這樣,心理很疼,眼框也泛紅了 他強趴在我身上,重重的壓在我身上 [如果,這樣能彌補你的痛苦...沒關係我離開]我鬆手,阿賜看著我 [...]他不語的離開了 留我一個人在房間內,臨走前還說了一句 [雖然這樣有彌補到,但我真的不需要一個虛偽的人的祝福] 意思可能是希望我走吧... 但我還是寫了一封信給他 信裡面提到我對他的感覺 以及對他的這些日子的思念 當然也把"原因"寫進去 一寫完,我大概知道我明天是得滾蛋的 所以一早,我自己叫了計程車離去 把信留在櫃檯 托付老闆幫轉手 回到部隊 開始忙著新一批補給兵的衛生教育 所以也沒在去砲兵連 阿賜回部隊後 我跟他也沒說什麼話 但他一直想找我說話 但我都沒有回應 因為我覺得我不該去打擾一個有家庭的人 某天晚上 阿賜在醫護所外面 當時也只有我一個人跟他在外面 [對不起,我不知道原來是我媽...]他說著 [沒關係的,你現在有了家庭就以家庭為主吧]我笑著對他說 但他眼中泛紅,我馬上又回說 [這裡是部隊,不要讓人輕易的看你哭]我說,並轉頭離去,留他一個人 他傳了個簡訊 [對不起,我真的覺得很對不起你,我真的沒有搞清楚狀況] 我回他 [別這樣,我沒事的,好好照顧你的家庭吧]我回他簡訊 結果我們還是一樣回到冷戰時期一直到他調離基地 現在,我也不知道他過的好不好 但我也給自己一個警惕 不是自己的真的不要想得到
1566 人已讀/ 182 人喜歡/ 26 則回應
全部回文
我的回應...